溺死的魚

冬日

#一點也不應景的寒冬文,算是突如其來的腦洞吧~#ooc...可能有
#最後一篇的cp是糕撻
#新手上路,請多包涵


北京烤鴨---
        一日冬日午後,你難得沒有任何需要忙的事情,懶洋洋的坐在院子旁的走廊。
        雖說冷風颼颼,但你卻一點也不覺得冷,因為一群毛茸茸的鴨崽圍在你身周,從遠處看,你就像是披了一件金黃色的毛大衣。
        你撫摸著鴨崽細軟的絨毛,鴨崽偏高的體溫讓你眼睛瞇起,連嘴角也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靜謐的午後時光,你打了個呵欠,好像突然能理解法式蝸牛那孩子總是想睡覺的想法了,因為實在是太過舒服了。
        不知不覺中,你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原本依偎在你身上的鴨崽被換成了鵝黃色的毯子。
        你轉過頭,發現身旁多了一個溫文爾雅的橙色身影。
        那人抱著一群鴨崽,發現你醒了,側過頭對你露出一如往常溫柔的笑。
「早上好,御侍大人」他笑著說道
        你猛的坐起,有些尷尬的笑著也問了聲好。
        而有些慌張的你沒發現,他看向你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寵溺的情緒。
---------《總覺得鴨崽好像愈來愈多了,是錯覺嗎…》

麻辣小龍蝦---
「哈…哈啾!」
        就算裹著厚重的外套仍被冷風刺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的你吸了吸鼻子。
        不管待了多久,你依舊無法習慣這和四季如春的故鄉截然不同的寒冷冬天。
        你看著前面那穿的單薄的鮮紅身影,真的是好羨慕阿,一點也不怕冷。
        不過一旦想到對方那極度怕熱的體質和夏天時會看到的情景...
        你將圍巾再向上拉了拉,你決定還是不要羨慕不怕冷的他好了。
        突然一股刺骨寒風吹來,你覺得你的鼻子似乎要被凍掉了,你伸手揉了揉鼻子,再瞄一眼前面完全不受影響的他。
        唔,果然還是有點羨慕阿...
        你這樣感嘆著。
「喂!接著!」
「!?」
        神遊到一半,前方傳來叫喚,你半是疑惑半是驚嚇的接住了對方拋來的東西。
        還未看清他扔來的究竟是什麼,被凍僵的冰冷手指傳來的陣陣暖意已經告訴你答案。
「你可不許給本大爺感冒了阿!」惡狠狠的話語從前方砸來,但就連傻子都聽得出來話中的關切。
        你愣了愣,喜牧牧的握緊了手中的暖意,快步走向前與他並肩。
        這寒冷的天氣似乎也沒有那麼難忍受了呢。
--------《夏天會看到的景象--被蒸熟的麻辣小龍蝦 》

葡式蛋撻---
        冰冷的空氣中瀰漫著甜膩的味道。
        你帶著笑,看著他小心的從烤箱拿出最後一盤剛烤好的甜點。
         烤成討喜金黃色的美麗蛋撻讓你忍不住伸手拿了一個去吃。
        濃郁的奶香和恰當好處的甜度在嘴中散開,你不由得勾起嘴角,三兩口便將手中的蛋撻消除完畢。
        你嚥下最後一口,讚嘆著對方的廚藝,只見他完全沒有任何反義,依舊一臉淡漠的清理手中器具。
        但是相處已久的你看的出他勾起一個微不可察的弧度,似乎對你的稱讚感到很受用,於是你笑的更開懷了。
「有點心吃了嗎?」
        一顆帶著自然捲的褐色腦袋探進廚房
        當看到桌上擺著的蛋撻時眼睛一亮,然後竄到桌邊拿了一個便塞進嘴中。
         暗紅色的眼睛透出滿足的色彩,就連帽子上的羽毛似乎也雀躍的晃了晃。
「御侍大人,你這樣獨佔美味不好喔」
        你尷尬的笑著搔了搔臉頰,然後將稍涼的蛋撻裝到早就準備好的大盤子上。
        過了一會兒,你一手托著蛋撻一手揉著眼睛走出廚房。
        眼睛被刺的有點痛阿。
        一邊聽著後頭的吵雜你一邊想著。
       早知道就早點出來了...
--------《這就是所謂的閃光彈阿,御侍大人》

之後可能會有其他篇,主要是以自己有的為主
感謝觀看到這的你們